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金东 > 金东特色

大佛寺:咫尺之处有“灵山”

发布日期:2014-03-26 来源:新闻传媒中心 作者:张婷

看完《西游记》,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顽劣的石猴总一本正经地宽慰玄奘:“灵山只在汝心头!”多具有禅意的一句话,人人心中都有一座灵山,藏着最美的愿望和最真的信仰。而千年古刹大佛寺,就是许多金华人心中的灵山。


 


南朝四百八十寺:大佛寺的历史


    大佛寺原名石佛寺,旧名赤松岩,俗称西岩寺,宋时改名大佛寺沿用至今。位于金东区曹宅乡千人安村东里许。明朝万历《金华府志》记载:大佛寺始建于梁武帝大同六年,其时“僧道琼止于山南,闻金石赞呗之音,缘岩而上,见琢成石佛一躯,容像甚大,高可六丈,趺坐俨然,因是建寺。”

    据记载,梁武帝十分信佛,甚至还多次去寺庙“舍身”,即给佛门僧人当奴才、当下人。有道梁武帝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为讨的欢心,全国各地的寺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直至唐朝,诗人杜牧还很是感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大佛寺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建造起来的,可谓历史悠久,却也饱经沧桑。

    明朝之后寺院因失之修整,近于颓毁。寺中原有铁铸罗汉518尊,也毁于兵灾。至光绪十八年(1892年),又因失之香火,前殿、中殿概成灰烬。此后大佛寺明珠蒙尘13载,直至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方得遇贵人——僧人瑞龙时任主持,献其俭积,又得善男信女之捐赠,于是庀材鸠匠,克日兴修,数月完工。然,后殿、观音堂、斋堂、客舍及诸神像,仍因乏财停辍,衰颓如昔。民国七年(1918年)仲夏,又由瑞龙向当地士绅募捐款项,赓续前举,一竟篑功。于是寺院焕然尽改颓败之态。

    但大佛寺并没有就此顺风顺水,文革期间,大佛及诸神像全部遭殃,寺院长期占作他用,损失惨重。直至1983年三月,金华、义乌、兰溪、浦江等地群众集资两千五百多元,于“古大佛阁”原大佛座址重塑了释迦坐像。此后在政府的重视和群众的支持下,大佛寺在原址的基础上,逐渐恢复原有轮廓。


 



罗汉堂


 


晨钟暮鼓孕丹心:郑刚中与大佛寺


   驱车前往大佛寺,沿途风景不时变化,宛若一幅长长的卷轴,从熙熙攘攘繁华喧嚣的都市开始泼墨,以绿荫夹道鸡犬相闻的乡村收笔,一笔一画都是极致的风情。临近山脚,有一路牌横斜而出,上书“郑刚中故居”几个大字。

    郑刚中,字亨仲,一字汉章,号北山,又号观如,曹宅郭门村人。生于北宋哲宗赵煦元祐三年(1088年)五月二十三日,绍兴二年(1132年)以第三名进士及第,是“探花”出身的南宋名臣,也是金华在科举时代唯一的探花。相继任礼部侍郎、川陕宣谕使、四川宣抚副使等要职,有“文章照耀一时,功绩享誉西蜀”之美誉。

    郑刚中故里距大佛寺仅两三里之隔,寺中原有的518尊罗汉便是出自其曾祖之手。出仕以前,郑刚中看书之余,更多的是在大佛寺内徘徊游玩。也许他也曾于冬日在亭中设“绿蚁新醅茶,红泥小火炉”,或有香客瞧见,大胆地问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他也曾见那大佛法相庄严看遍世态,却垂睛不语;他也一遍遍地聆听僧人浅吟低唱,伴着檐角的风铃飘零天际,寂静无双;他也曾于佛前虔诚一拜,衣染檀香,心静如水;他也曾在夏日,在佛寺中偷得一身清凉,看芙荷生香。有诗为证:

终日徘徊得好凉,

一杯炎暑亦冰霜。

会须日上出山去,

更看芙荷生夜香。

    也许就此当一个闲适的逍遥散人,伴古佛青灯,听木鱼轻敲,静待冬雷夏雨、春华秋实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然而佛门的晨钟暮鼓却孕育出了郑刚中的铁血丹心。其为人刚正不阿,初尝为秦桧所荐,若依附于秦桧想必定有似锦前程,却违逆恩师,力主抗金,时与岳飞、宗泽齐名,终为秦桧构害,享年47岁。及桧死,追谥忠愍。

    宦海的沉浮,使郑刚中更加思念大佛寺脚下那个静谧的小山村。故乡永远能给予浪子最贴切地抚慰。在烟雨蒙蒙、薄酒微醺的午后,郑刚中写下《怀山居》:

春浅酒寒人密座,

花深雨细蝶移枝。

十年未解作归计,

此恨故园莺自知。


 



于石诗刻


 


山寺梅花始盛开:寺外的景致


    郑刚中故居往前行走约七八分钟,便可见一座牌坊,两边镌有一副对联,上联云:山清水秀自古江南一绝,下联曰:天长地久而今胜境增辉。牌坊以天青石为柱,琉璃瓦为顶,其上两边各雕有两条石龙,呈回首遥遥相望之势。琉璃瓦稍有斑驳,其上有枯枝破空。阳光悄然离开,烟雨却还未到来,在蒙蒙雾霭的笼罩之下,大佛寺的牌坊宛若一袭半旧的僧袍,在风中微微飘扬,招惹岁月风霜,招来四方香客。

    再往前仍不见大佛寺之身影,却有一幅绝妙的丹青图在眼前铺陈开来:峰岭盘桓,四面环顾;古木参天,郁郁葱葱。远山如黛,层峦叠嶂。近处却是层次斑驳的青色,有树木之浓郁苍翠,有小草之鲜嫩青涩,深深浅浅各不相同。

    道路两旁有一树树的花开,淡淡粉粉,零星点缀在青绿底色之上。正感叹于桃花开得真早,同行友人嗤笑不已,原来花开有叶是为桃花,有花无叶则为梅花。家中两株红梅早已凋谢,此处的梅花却盛开得热热闹闹。一阵风吹过,无数花瓣落地,在泥土中等待羽化时浓烈的香。好一幅初春风景图!可见丹青如文章,固本天成,妙手偶得。正徜徉于此,却在下一个转弯,与千年佛寺撞了个面对面。


 



景区牌楼


 


满堂尽是真罗汉:罗汉堂


    自检票口拾阶而上,有一座新建的两层八角建筑巍峨矗立,飞檐凌空,气势庄严。其上悬有一匾,上书“罗汉堂”。寺内曾有铁罗汉518尊,系宋元丰年间(1078-1085年)郑刚中曾祖铸造,原存于罗汉寺,后改建“三学寺”,移其像于西岩石佛寺,明时尚存,后毁于兵灾。1995年,始恢复罗汉堂建设。

    殿内正中坐着白衣观音,手持佛珠法相庄严。引人注目的是两边的墙上,错落有致地放置着500尊罗汉,全部为青田石雕,或捧腹大笑,或冥思苦想,或眦牙裂目,形态各异。罗汉底座上都搁有小小的纸牌,有各式各样的人名和地名,庙中的师傅介绍,这是善男信女们捐资建造罗汉堂,然后各自把罗汉请回家以庇佑家宅。走马观花般的看了下,这里还有一些来自上海、北京等地的香客。

    二楼亦是观音与罗汉,却与一楼大不相同。常说观音千面,此间的观音则是我们最熟悉的净瓶观音,左手持瓶,右手拈柳,微笑地站立在莲花台上。金体辉煌又增添几分神圣威严之感。

    观音两边各有一座20层玲珑宝塔,内有五百罗汉,跟一楼的罗汉不同,此间罗汉都巴掌大小,在自己的“小单间”里打坐悟禅。背后墙壁上是各路仙人的雕像,色彩鲜艳,雕工古拙。

    关于罗汉堂还有一个传说。原来的大佛寺,本就有座罗汉堂,里面有五百八十尊铁罗汉,有一次佛祖经过这里,看到这些罗汉非常欢喜,就将他们“点化而去”,当时有个小和尚在曹宅村边的田畈里耕田,忽然天昏地暗,狂风大作,一群乌鸦铺天盖地地飞来。他随即操起手中田耙朝天一抡,一只乌鸦应声而下,变成了一尊铁罗汉。这个故事当然是虚构的。但据记载这尊罗汉确实存在,有半人来高,三四百斤,解放后一直放在大佛寺内,在“文革”破“四旧”时,被搬到曹宅市基上,后来便不知去向了。  

    除却罗汉堂外,其余各殿还是旧时风貌。走过一座牌坊是原大佛寺的寺门。门口两座石狮子上爬满了青苔,狮身斑驳,宛若开出了淡绿色的花朵。里面是佛门的总护法韦陀尊天菩萨,两边是四大天王手持法器守护僧门。

    往里走一座几人高的金色大佛映入眼帘,袒胸露乳,眉开眼笑,弥勒是也。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天下可笑之人。


 



三乘桥


 


在地愿为连理枝:鸳鸯林


    大佛两旁各有一株香樟,都已有三四百年的历史。对于这些古木,我总怀着别样的敬畏,无从知道当初是谁手植于此,而后在这里一站一生,以苍天为纸,书写生命的内涵。树的后面还是树,便是到了鸳鸯林。

    四大皆空的佛门,长出了七情六欲的鸳鸯树,这一奇特的景观,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专家与游客。这里生长着一对对连理共根的对生树木,树种有松树、香樟、冬青、白砾、苦储等20余种。据不完全统计,共有鸳鸯树268对,有一棵550年的老樟,赶着“老夫少妻”的时髦,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媳妇,被称为“鸳鸯树王”。

    这些鸳鸯树,携手相向,相拥相依,看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恋人们牵着手穿梭在林间,也许爱情就这样走到了地老天荒;单身者也在林间走走看看,沾惹些鸳鸯树的福气,希冀心仪之人早日到来。


 



鸳鸯树王


 


大佛趺坐法相雄:西岩禅寺


    西岩禅寺建于丹崖翠壁之下,依岩作室。这是大佛寺旧时的主寺。宋人于石在《西岩禅寺》一诗中如此描绘:

丹崖翠壁数千尺,

绝顶僧房三四间。

老树依岩岩依屋,

白云飞去又飞还。

    寺庙呈目字形结构分布,中间为三进,东西两旁是厢房和斋堂。第一进是个小厅,供游人香客休息之用。第二进是弥陀宝殿,供奉着西方三圣,即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其后有一方水塘,塘内有红鲤数尾,走过三乘桥,便是功德廊。寺院的第三进便是“大雄宝殿”也就是古大佛阁。大殿檐前正中悬挂“大雄宝殿”四字匾额,系近人黄人望于1941年所书。由于年代久远,木头开裂,油漆剥落,早已不见当年的圆润遒劲。

    里面便是释迦牟尼像,而今游人所见的大佛是1983年在原大佛座址上重塑而成的。据记载修复的工艺出于义乌一位90高龄的名匠之手。寺中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天下有三大佛,一个是站起来比天高,一个躺下来并天高,还有一个是坐起来齐天高。大佛寺的释迦牟尼就是第三者。此话虽有夸大之嫌,但看大佛金体辉煌,身横丈八,首接崖端,前额宽广中有一点朱砂,方颐薄唇,双耳垂肩,造型姿容丰满,衣褶线条流畅,面带微笑却不失庄严,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大佛身后是紫红色的含角砾的凝灰岩,布着点点苔藓。门口的楹联十分妥帖:岩松露滴三更雨,石藓苔痕五色云。谁见过这石头做的云和云雾缭绕中佛的微笑?大佛两边各有一座菩萨,左边是骑狮的文殊菩萨,右首为骑象的普贤菩萨。身前端坐着观音,小佛衬大佛,颇为和谐。佛在阁中,阁在寺中,寺在心间,

    大佛双目微阖看着万丈软红,看着沧海桑田,看着世人红尘打滚一身负累,拈花微笑,默然不语。案前檀香袅袅,年轻的僧人穿着灰袍点头微笑。流光飞舞之间,已是沧溟万里,云淡风轻。虔诚叩拜,不为祈福,只为与佛的这场际遇,汹涌的心事在叩首的瞬间被抚平,蒲团含香,寂静无边。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土一如来,心是莲花开。

    出了寺门,久久瞻望,惟见烟林绿洄洄。依稀有歌声飘过:“看山、看水、看花、看草、看尽红男绿女,看尽世间万象,却看不到自己的心,愚人求佛不求心,圣人求心不求佛,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就在汝心头……”


 



寺内大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