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金东 > 金东特色

锁园:一座中国传统村落的完美蜕变

发布日期:2015-10-12 来源:新闻传媒中心 作者:
      如果说今年6月份之前的澧浦琐园,还只是浙江最美乡镇里的最美村庄之一,那么6月份开展的“海外名校走进琐园”活动,则结结实实将琐园推向了域外,让其迈出了走向国际的第一步。如今的琐园村已经脱胎换骨,漫步村中,除了那些历史的沉淀,还有随处可见的“国际范”。村民们也不再如传统的中国人那般,温婉含蓄,热情的微笑,甚至随口还能蹦出几个英文单词,让人惊叹于一座村庄的完美蜕变。在区旅游局和澧浦镇政府的计划中,琐园村也是一枚重要棋子,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业,通过修缮古建筑、策划民俗活动、建设海外国家展馆等形式,意欲将琐园村变成世界各国学子的第二课堂,传统古村落的国际化脚步已经越迈越大。这不,随着十一黄金周来临,琐园村的非洲美食专场也即将大幕拉开,届时,来自非洲不同国家的国际友人都将汇聚一堂,向大家展示本国的特色美食、特色服装、特色舞蹈等节目,游客们可以一饱眼福口福了。
      “国际”村庄越来越有活力
      古色古香的小巷,川流不息的外国面孔,现如今,在琐园村的大街小巷,中国人与外国人谈笑风生的场面时常可见。自今年6月“海外名校走进琐园”活动开展以来,琐园村已经陆续接待了好几拨外国游客,他们有的是留学生,有的是外国官员,有的是外籍教师,他们都对这个传统与现代元素并存,能够充分展现中国乡村文化特色的小村庄兴趣十足。
      古村落的弄堂里,隔一段路就可见到中英文互译的指路牌,那些传统古建筑里,也可以寻到英文翻译的图文。两面厅的墙壁上,张贴着面塑、编草鞋、道情、剪纸等金东特色民俗文化简介,中英文介绍兼备;务本堂的大厅里,收纳了大量海外学子在琐园生活的照片、视频,也陈列着那些外国游客留给古村的南非当地的特色农用品、赞比亚姆瓦纳瓦萨体育场的模型、日本时下流行的画册等纪念品。而这些,都是琐园正日渐与国际接轨的象征。
      近年来,在区委区政府以及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指导下,琐园村积极做好古建筑的保护及修缮工作,腾空了4座厅堂,搬迁了8户住户,修缮了务本堂、怀德堂、忠恕堂、继述堂、亨会堂、严氏宗祠等古建筑面积1600余平方米。在大伙儿的努力下,有着百年历史的古建筑焕然一新,向游客展现着其独特的魅力。
      废旧猪槽被用来种植各色花卉,古朴又美观,独具乡村气息;旧式踩水车被还原,潺潺流水声让踩水车区域变成了村民、游客休闲、聊天的公园;全天候工作的智能安防系统很给力,38个监控摄像头让整个村庄的安全更上一层楼……琐园村将古建筑修缮保护工作作为起点,不断思考如何让古建筑更精彩地“活”下去这一课题。
      “我们还深挖潜力,将独具澧浦特色的民俗文化一一展现出来,少年板凳龙、包饺子、五经拳教学、踩水车、磨豆腐、打年糕……这些在国外甚至中国大城市里都难以见到的中国传统民俗文化对外国游客的吸引力非常大。”严红星介绍说,他们还自编了村歌《琐园、我可爱的家乡》,海外学子们住在村上的那段时间都很乐于学这首曲子,“我们希望,在琐园,每位游客都能够看到最有魅力的历史建筑,听到最真实动人的乡村故事,体味到不一样的中国味道。”
      朴实村民越来越显“洋气”
      “hello,尼克!”9月20日下午14时许,琐园村村民严永红的手机响起了熟悉的视频铃声,只见他麻利地接起手机,与远在英国的友人尼克进行微信视频聊天。由于时差关系,英国那边恰好清晨,尼克满脸笑容地与老严打了声招呼,与他交流在英国的生活,并将视频场景转换到了厨房。听到老严的声音后,正在准备早餐的尼克母亲热情地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向他问好:“你好,老严!”
      在“海外名校走进琐园”活动结束后,经过21天与外国学生的近距离接触,琐园村村民不仅学会了简单的英语口语交流,还对外国风俗习惯、文化理念等有了深入了解,并在实际生活中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村民的行为习惯。
      今年40多岁的老严便是其中一位。“之前我们家接待了三位外国来客,有英国的、瑞士的,还有南非的,那些天,只要一有空,我们就会坐下来喝点小酒、聊聊天。”老严笑呵呵地扳着手指向记者讲诉他与老外的友谊,虽然语言不通,但21天的朝夕相处使他们彼此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在老严的印象里,四个人经常围坐在阳台上,一起天南地北地聊天,聊彼此国家的民俗文化、美食、美景,这也让
      他对外国有了更深的了解。“伦敦塔桥是英国首都伦敦的象征,大部分英国人都喜欢吃煎蛋、香肠;瑞士除了精准的手表、锋利的军刀外,他们的巧克力也非常出名;南非人最喜欢去海滩散步……”提起自己新学到的外国文化,老严滔滔不绝,十分健谈。
      现如今,琐园村里像老严这样的村民比比皆是,“hello、ok、thanks……”这些日常英语词汇在村民口中越来越流行,这些朴实、憨厚的村民逐渐跨出“农门”,走向世界。琐园村首批“家+”模式运营者之一的金玉林告诉记者:“与外国人打交道并不困难,他们毫不拘谨,开朗大方,彼此相处好像亲朋好友,很愉快。希望以后村里的外国客人越来越多,我现在要努力向读高中的女儿学习英语口语,为以后接待更多老外打下基础!”
      未来琐园越来越像奇迹
      作为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古村落,交通便捷,村景秀丽,民风淳朴,是个人杰地灵而又充满神奇的村庄。村里有大气古老的严氏宗祠,也有成片相连的古建筑群,还有外墙通红的关帝庙……“自‘海外名校走进琐园’活动开展以来,来我们村旅游的人就络绎不绝。”严红星介绍,当时火爆的场面大大推动了琐园旅游业的发展,从5月至今,琐园村已接待游客3万多名,每逢节假日,住家、农家乐家家爆满,户均收入达到1.5万元以上。“光光是一个浙师大,在7月底至8月初期间就已经在我们村举行了4次赴琐园文化考察活动,连续安排了上百位外国留学生和外国官员。”严红星说。
      现如今,远在英国的尼克还时不时与琐园保持着联系。“这里有我想念的人、事、物,住家就是我的亲人,琐园的文化是令我着迷的奇迹。”尼克至今对在琐园21天的生活经历津津乐道,当初他因为骑行活动不小心中暑,还是住家的女主人李月媛用中国农村特有的治疗方法扭痧为他缓解了不适症状,“那也是我第一次得知中暑还能这样做,很神奇,回国后和父母说起,他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正如尼克心中对琐园的留恋,只要在琐园生活过的外国人都对这个村庄有着不可磨灭的好感。这种好感或来自于神秘的中国文化,或来自于幽静美丽的古村落,或来自于热情好客的琐园村民。不论如何,借用老外们对中国文化的好奇心和他们对中国式农村生活的向往,琐园这个传统、古朴的小村庄逐渐走出了迈向国际的第一步。
      “目前琐园青琐街景观改造工程、游览线路提升工程、研学培训会场建设等项目正在进行规划设计。”澧浦镇党委副书记祝泽刚心中踌躇满志,他们将继续加大资金投入力度,提升村庄硬件、软件水平,在保护和发扬古建筑的基础上,充分发挥琐园的优秀文化特质,将琐园打造成独具特色的国际研学文化村,“接下来的国庆节将是一个新起点,我们将开展一次非洲专场活动,将非洲各国的美食文化和本地的美食文化一起呈现给群众。”


分享到: